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狆國改革转型迎著晨光实干

2018-10-26 14:16:38

中国改革转型迎着晨光实干

3月22日至24日,来自全球知名研究机构、世界500强企业、中国政府及相关国际组织的近千名代表,齐聚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年年会。他们围绕“全面深化改革的中国”的主题,共话中国经济的转型之策。

改革的核心——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论坛年会上,“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成为与会者谈及多的问题之一。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问题,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成为各项改革避不开也绕不过的关键节点。“经济改革在不同时期的需要不同,当今改革需要转变政府职能,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表示。

如何充分发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提出,“要从低到高进行建设”。吴敬琏强调,这个市场必须是统一的市场、开放的市场、竞争性的市场、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市场。“当务之急是赶快把市场体系建立起来,让它发挥作用,找出一些关节点,在关节点上进行改革。”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看来,“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应是紧紧围绕以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改法规、改组织、改机构。”

另一方面,要让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用得更好,把“该放的权力放下去”、“该管的事情管起来”。对此,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管理委员会主席朱云来感触颇深。“在一些行业性的政策制定上,政府需要建立更明确的规则,明确政府职责,给市场和企业更多的决策权力。”朱云来说,形成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发展环境,需要一个系统性的政策设计,政府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此的表述更为具体,今年还要继续减少行政审批,并从两个方面放权:一是减少政府对市场的不必要的干预,要将审批权放给市场;二是在不同级别的政府之间明确管理。

值得欣慰的是,一些地方政府转变职能的改革已在马不停蹄地推进。

改革的动力——

从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

论坛还讨论了创新的重要性和对经济转型增长的贡献。随着人口红利减退,产能过剩、房市泡沫、地方政府债务和投资低效等问题暴露,中国经济发展方式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已成为迫切需求。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林左鸣表示,如果说改革是发展的红利,那么创意型改革将开启新红利时代。

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创新驱动不仅仅是指科技等“硬件”的创新,更是创新能力、管理方式、文化等“软件”的创新。

“技术可以花钱买,但是创新的能力是花钱买不到的。”中国南车集团公司总经理、南车股份公司董事长郑昌泓认为,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是改革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实质是发展思路、路径和模式的变革,其过程不仅需要创新的知识、技术、组织制度和商业模式,更需要创新的发展方式、理念和体制。

创新驱动也应尊重市场作用,并强化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认为,中国应该鼓励大学和公司进行创新,针对后者推出减免政策,提高他们投入科技研发的积极性。

传统产业的转型同样离不开创新。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司长冯飞说,“商业模式和技术的创新不断产生新的概念,互联技术和制造领域深度结合,不同的技术之间还产生了协同和耦合效应。”在冯飞看来,互联特别是移动互联已经给金融业、汽车业等诸多领域带来了颠覆性的冲击,“创新势不可挡,错过了就可能面临死亡”。

改革的难点——

走向混合所有制的国企改革

国企改革依然吸引着众多与会代表的关注,发展混合所有制让这个老话题有了新内涵。

“中国在国企改革上取得了诸多成效,在宏观层面上重新定义了国企可进入的行业领域,在微观层面上提升了效率与竞争力等。但面临的问题仍然不少。”波士顿资讯公司全球董事长汉斯-保罗博克纳认为,在所有问题中,垄断居其首,垄断地位使国企缺乏提高效率的动力。“战略性行业可以鼓励混合所有制,但并不意味着国资就要完全退出,北美、日本和欧洲都进行了多年的变革才逐步落实了混合所有制。”他表示,这个过程包括一系列的改革,比如建立有效平台对国企进行控股和管理、构建具有足够广度和深度的资本市场来支持改革、制定长期激励机制等。

在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桥看来,发展混合所有制首先要回答“谁来发展”的问题。“它不是单纯做加法,不同所有制的企业间须有共同的价值取向,‘混合’才能真正实现优势互补,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活力。”唐桥说。

瑞典银瑞达公司董事长雅各布瓦伦堡从跨国公司投资人和控股人的角度,提供了他对中国国企改革的看法。他说,建立竞争性市场是实现国企改革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规模大并不意味着企业成功,要尊重包括政府、社会和资本市场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宝钢集团徐乐江的观点十分明确,“在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的大趋势下,处于充分竞争行业的国有企业,惟一的发展方向就是走混合所有制道路,这需要从源头上建立透明、公正、法治的竞争环境,不论谁的资本,都可进可退。”徐乐江说。

这一观点得到了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赵令欢的认同。“对于混合所有制与国企改革而言,投资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赵令欢强调说。(经济欧阳优顾 阳王琳)

原标题:中国改革转型迎着晨光实干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压力开关
打磨机器人
中骏天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