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给寂寞的孩子找一扇门

2018-11-05 13:16:14
给孤单的孩子找一扇门 人们愿意说,孩子是未来。

孩子有专属于他们的世界,文学中的孩子也是。

在“儿童文学”这1范畴里,孩子是正义、睿智和善良的化身。

他们是那个世界里不折不扣的主角。

在童话和多数儿童文学作品中,世界被笼罩在保护伞下,任孩子们折腾个天翻地覆。

但是,现实并非如此。

在这个大人主宰的世界里,孩子们只能站在角落里窥视整个世界,体味人间冷暖。

在男女平等和保护孩子的口号喊得愈来愈烈时孩子依然是弱势群体。

他们是整个世界的一部分,而非全部。

《偷影子的人》、《的孩子》和《房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写孩子成长中的疼痛。

《的孩子》将小说的主人公强尼放到他几乎没法承受的困境中去讨论:妹妹下落不明、父亲离家出走、母亲整日泡在酒精和药物里,跟一个有钱的男人关系暗昧。

《房间》作者爱玛·多诺霍笔下,孩子孤独的本源来自他的父亲和“家”:母亲和5岁的儿子杰克被困在11英尺×11英尺的房间里。

杰克自出生起从未见过房间之外的世界,他已经习惯在狭小的空间过完全封闭的生活。

相对而言,《偷影子的人》里的“我”虽寂寞已算幸运:父亲虽然离开了他,但并没有站到他的对立面。

他虽然在年幼时经常被欺负,但有属于自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作者马克·李维还给处于青春期的“我”塑造了一项特殊本领——与自己和他人的影子对话。

抛去宗教和神话意义,《偷影子的人》中的“影子”在某种程度上可与灵魂画等号。

在童年和之后的青春岁月中,人们更需要用灵魂对话,而非简单的言语交换。

小说中的影子依附于身体,又是相对独立的欲望、愿望和生活状态。

孩子的世界和成人世界一样复杂,只是大人们更喜欢用自己的眼光观察周围的事物,并妄加定论。

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就是博弈进程。

有的孩子会输,有的孩子会哭,但是他们都会长大。

童年的记忆并非人们说的那样天真烂漫。

一生的寂寞和磨难,在童年时便已启程。

“的孩子”强尼的痛苦来自于社会。

社会的漠不关心让他成为小镇上寂寞的孩子。

父母的社会地位、婚姻状况和幸福额度直接影响了强尼的生活。

可悲的是,在那个人情冷漠的体制内他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港湾。

他变得少言寡语,抑有了自己明显的评判标准。

《房间》里的杰克也孤单,但他的寂寞来自家庭。

父母婚姻的不幸给孩子制造了一个有形的“笼子”,孩子只是父亲掌中的小鸟。

在的反抗之前他对父亲还留有一份期待,希望父亲可以是他的救星和保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