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三聚氰胺鸡蛋波及河北蛋农每天杀鸡万只

2019-02-02 22:59:25 | 来源: 生活

三聚氰胺鸡蛋波及河北 蛋农每天杀鸡万只

中新山东枣庄11月3日电据北京青年报报道 “三聚氰胺问题鸡蛋”事件波及河北一些饲养村,昨赴定兴现场探访发现————

几天来,定兴的一些蛋农已经形成了习惯:凌晨早早地起来,开始在鸡场“挑鸡”,然后装上车送往屠宰场。

自10月26日鸡蛋在香港被检测出三聚氰胺时起,5天来,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的蛋农一直惶惶不可终日,蛋价的短信播报虽然一天一报,但是始终回不到10月26日之前那每斤3元以上的批发价。

与此同时,更为严酷的“鸡蛋寒冬”正等待着他们,由于这里的散装鸡蛋几乎全部销往北京和广东,北京的批发商已经通告蛋农们,若没有“不含三聚氰胺”的相关证明,他们所有的鸡蛋将全部被拒之门外。

中陶沈村,这个保定北部集中的为京城供应散蛋的饲养村,120多个养鸡户,这四五天来,每天都要屠宰上万只蛋鸡。

散蛋产业链条之① 蛋农

每天上万蛋鸡被迫屠宰

迫于鸡蛋一天一天积压的压力,蛋农们无法在销售中实现资金回流,但是鸡又需要吃饲料,需要产蛋,无论那一项都需要循环的资金支持,无奈之下,蛋农们纷纷把自己辛勤饲养的蛋鸡送往屠宰场,以每斤4元左右的价钱,把蛋鸡贱卖屠杀了。

“现在真的体会到"杀鸡取卵"这四个字,真的没有一字虚设。”卢双喜苦笑着,昨天他刚刚忍痛把1000只蛋鸡装车送往屠宰场,以换取剩余5000只鸡几天内的饲料钱。蛋鸡需要一天三餐,每天两次产蛋,对于全部靠人力饲养的中陶沈村的村民来说,没有一天可以休息。“我们这儿过春节都是先给鸡拜年,伺候好了鸡再给父母拜年。”

面对鸡蛋积压的压力,村民只得把一部分蛋鸡送往屠宰场以求换得一部分救急的资金,据包括廖先生在内的几位中间商统计,仅中陶沈一村,几天来每天都有上万只蛋鸡被送去屠宰,每天送鸡去屠宰场的人还需要排队。

而屠宰只能收回很少的钱,卢双喜饲养那6000只鸡先后投入了15万元,而如果按全部屠宰计算,也只能收回3万元。

中陶沈村一天积压鸡蛋3万斤

中陶沈村120多个养鸡户,这四五天来,每天积压下来的鸡蛋都在3万斤以上,现在全村积压鸡蛋已超过15万斤。自10月26日鸡蛋被检出三聚氰胺后,这里的蛋农们就面临着“寒冬”考验,这里产出的鸡蛋绝大部分销往北京,少部分则流向广州,目前北京的批发商已经告诉所有供货的蛋农,若送来的鸡蛋拿不出“不含三聚氰胺”的检测证明,则一概拒收,蛋农们只得将每天产下的鸡蛋暂时屯积在自家仓库。

“我们不是不想卖,是实在卖不出去啊。”谈起鸡蛋的事,蛋农卢双喜就一直紧皱眉头,他家养了6000只蛋鸡,属于村里的饲养大户,从10月27日开始,他一颗鸡蛋也没卖出去,整个中陶沈村的鸡蛋流通渠道几乎被全部掐断。

蛋价缩水20%以上 成本和收购价“倒挂”

虽然蛋农们关心的是鸡蛋如何卖出去的问题,但是即便有人肯“接货”,现在的蛋价也让他们难以接受。在10月26日之前,鸡蛋的收购价一直徘徊在每斤3元左右,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蛋价一路狂跌,10月27日、28日两天,鸡蛋根本无人收购,本地蛋价两天一直处于“空缺”状态,到10月29日,当地蛋价终于显示出来,每斤2.2元,昨天蛋价首次上扬,每斤2.3元。

“我们除去人力和水电成本,鸡蛋每斤成本都在2.8元以上,以现在的价钱我们要亏上20%。”蛋农卢双喜计算着,好在现在已经是深秋,气温比较低,鸡蛋可以保存较长时间,所以大家都在观望着,希望可以扛到行情“回暖”时再出手。不过蛋农们心里也很清楚,以现在的温度,生鲜鸡蛋多可以保持两星期不变质,但是这段时间内行情会不会“回暖”,谁也没信心。

“就算这些人扛到蛋价回升了,北京的批发商也不会要已经接近变质期的鸡蛋。”从事鸡蛋转运的中间商廖先生说,“其实他们只有一星期,因为鸡蛋经转运,到北京的批发商手中,而后批发给市场,再零售,前前后后至少也要保证有一星期的保质期。如果一星期之内他们的鸡蛋卖不掉,那么也不会有人再要了。”

10天内八成蛋农面临蚀本

“我们害怕这会变成一个为救急而屠宰蛋鸡造成规模萎缩,之后再救急再萎缩的恶性循环,拖延的时间越长,规模萎缩的越厉害。”中陶沈村村委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蛋鸡饲养其实就是靠规模效益挣钱,而村里接近八成蛋农为扩大养鸡规模都欠着或多或少的外债。”

他表示,10月26日开始到现在,再有10天,批鸡蛋就面临变质,如果其间不打通销往北京的渠道,这些欠债的蛋农将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结果。“检测我们这里鸡蛋中是否含有三聚氰胺的工作只能由定兴县的农业畜牧部门来做,目前我们也不太清楚蛋农们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散蛋产业链条之② 经纪亾

以前每天发往北京五百箱

现在每天一箱都发不出去

本报报道 虽相隔500公里,但李师傅的话和做法与内蒙古喀拉沁旗鸡蛋经纪人高延彬如出一辙,此前,高延彬每天都在当地向北京发送500箱鸡蛋,然后,或是满载鸡饲料,或是蛋鸡苗返程,但从26日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开始,这条连接北京和内蒙古的输送链几乎快断裂了,他之后再也没有发出一箱鸡蛋或拉回一只鸡苗了。“我们这儿的鸡蛋95%以上都卖北京,鸡蛋走不动,大家都只能无奈杀蛋鸡,鸡越多、喂的时间越长,亏损越多,谁也顶不住!”高延彬告诉。

散蛋产业链条之③ 批发商

一斤毛利降至两毛钱

连运输的油钱都不够

本报报道 大洋路批发市场的鸡蛋批发商们也强烈地感受到“鸡蛋寒冬”。昨天,赶到大洋路市场禽蛋大厅时看到,长200米,能并排停放3辆大卡车的交易大厅里只有一辆轻型农用车在向两辆面包车上卸鸡蛋。

“批发,120元一箱(一箱45斤),我这一车拉了300箱,至少要亏500元!”双眼布满红血丝,刚刚从辽宁营口开了12个小时的车把鸡蛋拉进市场的李师傅给算了一笔账,产地收购价是2.2元一斤,前几天甚至只有1.8元,而到北京的落地价2.4元,两毛的毛利油钱都不够。“鸡蛋烫手啊!不拉来,以后行情还不知道怎么样,鸡蛋又放不住,到时坏掉一分不值,所以,现在明知道亏本,还是要咬牙批掉。”

李师傅告诉,自己还不算惨的,现在,在“三聚氰胺鸡蛋事件”的影响下,北京鸡蛋卖不动,着急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养殖户。蛋鸡要吃、要喝,可下的蛋不仅“糊”不住嘴,还要赔运输费、人工费,“许多养殖户都觉得没盼头了!我们也支撑不了多久,这车批了,我准备观望一下!”“这是我2004年管理禽蛋大厅以来看到的鸡蛋遭受的创痛,苏丹红鸭蛋事件发生时也没这样萧条!”市场禽蛋厅主管马维喜这样无奈地告诉。他介绍,“三聚氰胺鸡蛋事件”前,每天大厅的运蛋车拥堵到要有专人疏导,交易量也在10000箱以上,而从10月26日开始,交易量不足5000箱,而且每况愈下,蛋价更是持续急跌。

专家视点

鸡蛋具有可追溯性

是安全的必要条件

昨天,中国农业大学杨宁教授介绍,“三聚氰胺鸡蛋事件”将建立鸡蛋安全体系推到了公众视野中。目前,在严格检验三聚氰胺鸡蛋的同时,还应该考虑建立长久、科学的安全机制和体系。首先,必要条件之一是要使鸡蛋具有可追溯性。

杨宁介绍,在国外,没有生产日期和可追溯标识的鸡蛋是禁止出售的。现在,从超市中销售的品牌鸡蛋上的编码中,就能知道生产时间、批号、序列号,这样,更能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其次,从源头控制鸡蛋品质。所谓的源头不是指从雏鸡开始,而是要从鸡饲料的源头抓起,此次“三聚氰胺鸡蛋事件”问题就是出在饲料上。

,建立完备的安全控制机制和快速反应体系。

超市鸡蛋 销量小幅波动

昨天,从华润万家、物美、华普超市了解到,与批发市场鸡蛋滞销相比,超市内的鸡蛋销量略有小幅下降趋势。韩伟集团北京分公司负责人向证实,近日“咯咯哒”在京销量急剧下降,只有平时的四分之一。

易初莲花超市副总经理李昂告诉,各家门店的北京本地知名品牌的鸡蛋销售状况比较好,例如北京的品牌鸡蛋供应商德青源的包装鸡蛋甚至断档。天客隆团结湖店,3.7元一斤的散装鸡蛋销售额只有原来的80%。

监控塔公司
花椒苗基地价格
光氧净化器

猜你喜欢